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

SCHOLARSUPDATE.HI2NET.COM

The Chinese American Professors and Professionals Network

banner

大快人心:澳洲政府开始清除假留学生!

2024-07-04,阅读:32

“引进第三世界人口,你就变成第三世界国家!”


这是最近在西方社交媒体上爆火的一句话。在许多与“印度”、“巴基斯坦”、“斯里兰卡”等关键词相关的视频下方,几乎都能看到这句话,而且点赞数轻松超过五位数。



而这些视频种类丰富,有在埃菲尔铁塔下面卖咖喱手抓饭的,也有在多伦多中心火车站乌泱泱横跨铁道的,当然,也少不了在墨尔本联邦广场跳宝莱坞广场舞的。


“求求你们洗洗澡吧,给跪了”是点赞量第二高的回帖。


虽然这些评论多少有些种族色彩,但有一个问题是不可否认的——印度在今年成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之后,开始不断向西方国家输送劳动力,而大量印度人口的涌入,对许多国家的劳动力市场和社会结构造成了颠覆性的影响。


向印度大敞国门,甚至开小灶加速签证的审批,成为了后疫情时代用工荒背景下的常见操作,也是美国牵头的“印太战略”的副产品。


但是,随着全球经济的减速,市场对劳动力需求的迅速下滑,以及大量廉价劳动力对本地社会造成冲击后,许多国家开始悄悄收紧政策


就在本周一,澳大利亚内务部闪电出击,突然宣布将澳洲学生签证申请费提高125%,从710澳元增加至1,600澳元,并且强调是一次性不可退回费用。




一时间,澳洲国际留学签证费用跃居全球第一,远超美国(折合285澳元)、英国(910澳元)、加拿大(170澳元)以及新西兰(345澳元)。



不仅如此,按照目前的国际留学生申请量估算,这一新政将每年为澳洲创收1亿澳元的财政收入。



消息一出,澳洲八校联盟(G8)立刻表示抗议,认为内务部的鲁莽行事,无异于将价值460亿澳元的教育产业送进火葬场。


道理很简单:签证申请费暴涨之后,很大一部分来自低收入家庭的留学生将被迫选择其他国家留学,从而对澳洲高校的收入造成冲击。


至于澳洲内务部为什么突然“坐地起价”,其实原因非常简单——大量的国际留学生涌入澳洲,不但造成了住房、公共设施以及社会资源的超负荷,其中更有大量的假留学生在入境后直接开始打工


澳洲教育部数据显示,截止今年第一季度,澳洲境内共有近75万名国际留学生,其中14.8万来自中国、11.5万来自印度、5.5万来自尼泊尔、3.5万来自菲律宾,还有3.3万来自越南。



除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经济条件优越以外(人均GDP12,100美元),其余向澳洲输送留学生的国家都远不及“小康及格线”(人均GDP不到2,500美元)。


所以,这些“第三世界国家”输送到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中,到底有多少是在创造经济价值的,又有多少是在造成破坏的呢?


这个答案的问题,并不难判断——如果带着资金进入澳洲消费,就是在创造经济价值,这些消费包括学费、住宿、娱乐等等。


往小了说,就是带钱来澳洲花。往大了说,可以往“海外直接投资(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)”上靠拢。


但是,从这些并不富裕的国家来到澳洲的留学生中,到底有多少人能满足这个简单的标准呢?


答案是非常少,因为许多印度留学生在中介的掩护下,巧妙地利用一套骚操作避开了移民局的雷达——首先向费用较高的大学申请研究生,在获得录取通知书和签证后就动身前往澳洲,落地后立刻退学并转读到从不查出勤率的野鸡学校,最终成功变身打工人。


所以,一次性将签证费用翻倍,并且强调该费用“不可退回(non-refundable)”,显然是在定点打击这些不法分子。



所以,本次移民局雷霆出击,其实受到了许多澳洲百姓的支持。


一个教育产业和一整个社会,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

除了对劳工市场造成负面影响以外,大量的印度人口涌入也引发了澳洲社会的不和谐。


我们本来非常好的一个社区,这些街道里都是老邻居,特别特别安静祥和……现在倒好了,有两套的老人家走了,房子被儿女变成出租房,现在一套3居室的老房子起码住了10几个(印度)人!driveway和街上全是他们的车!


Lauren在接受《澳洲财经见闻》采访时愤怒地表达了不满。


住在墨尔本东北区Doncaster的Wendy也表达了无奈:“其实他们跳宝莱坞还有煮咖喱什么的,我都不介意,毕竟澳洲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,包括我们中国人也是从海外来到这里的……但是他们真的太脏了,(房子租给他们以后)满后院都是垃圾,还有老鼠和蟑螂。”


显然,“引进第三世界人口,你就变成第三世界国家”这句话,并非空穴来风。


所幸的是,现在似乎为时还不晚。


澳洲政府最新数据显示,截止5月末,获批的国际留学生签证数量已经下降至33万份,与去年同期的57.7万份相比,已经下降42.8%。




不仅如此,国际留学生签证的拒签率也从10年前的10%暴涨至了25%。


加上澳洲政府计划腰斩海外移民(对从海外入境澳洲的各类人口的统称),我们似乎可以听到澳大利亚在逐渐关上大门的声音。


对于澳洲居民来说,维系并促进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不仅是澳洲的立国之本,一个稳定和谐的生存环境,更是向海外招贤纳士的金字招牌。


这一点,对来自任何种族和文化背景的移民,都不会变。


但是,如何将澳洲绿卡和在澳洲生活的宝贵机会,交给那些尊重澳洲文化价值观的优秀移民,才是澳洲政府在制定移民政策上应该深思熟虑的问题。



这个问题对社会和经济可能带来的深远影响,也许会超出我们的想象。


如果要用一句来概括,那么Instagram用户“特鲁多我X你大爷”在大批印度人横穿多伦多铁轨视频下方的留言可能最为形象:“完犊子了,他们马上要爬火车顶了!”


Scholars-Net is a 501(c)(3) non-profit organization. Check payable to CAPPA, P.O. Box 236, Barstow, CA 92312, or direct deposit to Cathay Bank, 9121 Bolsa Ave., Westminster, CA 92683. Account number: 0005479070

返回